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四十一

      宋礼 陈瑄 周忱

  宋礼,字大本,河南永宁人。洪武中,以国子生擢山西按察司佥事,左迁户部主事。建文初,荐授陕西按察佥事,复坐事左迁刑部员外郎。成祖即位,命署礼部事,以敏练擢礼部侍郎。永乐二年拜工部尚书。尝请给山东屯田牛种,又请犯罪无力准工者徙北京为民,并报可。七年丁母忧,诏留视事。

  九年命开会通河。会通河者,元至元中,以寿张尹韩仲晖言,自东平安民山凿河至临清,引汶绝济,属之卫河,为转漕道,名曰“会通”。然岸狭水浅,不任重载,故终元世海运为多。明初输饷辽东、北平,亦专用海运。洪武二十四年,河决原武,绝安山湖,会通遂淤。永乐初,建北京,河海兼运。海运险远多失亡,而河运则由江、淮达阳武,发山西、河南丁夫,陆輓百七十里入卫河,历八递运所,民苦其劳。至是济宁州同知潘叔正上言:“旧会通河四百五十余里,淤者乃三之一,浚之便。”于是命礼及刑部侍郎金纯、都督周长往治之。礼以会通之源,必资汶水。乃用汶上老人白英策,筑堽城及戴村坝,横亘五里,遏汶流,使无南入洸而北归海。汇诸泉之水,尽出汶上,至南旺,中分之为二道,南流接徐、沛者十之四,北流达临清者十之六。南旺地势高,决其水,南北皆注,所谓水脊也。因相地置闸,以时蓄泄。自分水北至临清,地降九十尺,置闸十有七,而达于卫;南至沽头,地降百十有六尺,置闸二十有一,而达于淮。凡发山东及徐州、应天、镇江民三十万,蠲租一百一十万石有奇,二十旬而工成。又奏浚沙河入马常泊,以益汶。语详《河渠志》。是年,帝复用工部侍郎张信言,使兴安伯徐亨、工部侍郎蒋廷瓒会金纯,浚祥符鱼王口至中滦下,复旧黄河道,以杀水势,使河不病漕,命礼兼董之。八月还京师,论功伟德app下载官网,受上赏。潘叔正亦赐衣钞。

  明年,以御史许堪言卫河水患,命礼往经画。礼请自魏家湾开支河二,泄水入土河,复自德州西伟德app下载官网支河一,泄水入旧黄河,使至海丰大沽河入海。帝命俟秋成后为之。礼还言:“海运经历险阻,每岁船辄损败,有漂没者。有司修补,迫于期限,多科敛为民病,而船亦不坚。计海船一艘,用百人而运千石,其费可办河船容二百石者二十,船用十人,可运四千石。以此而论,利病较然。请拨镇江、凤阳、淮安、扬州及衮州粮,合百万石,从河运给北京。其海道则三岁两运。”已而平江伯陈瑄治江、淮间诸河功,亦相继告竣。于是河运大便利,漕粟益多。十三年遂罢海运。

  初,帝将营北京,命礼取材川蜀。礼伐山通道,奏言:“得大木数株,皆寻丈。一夕,自出谷中抵江上,声如雷,不偃一草。”朝廷以为瑞。及河工成,复以采木入蜀。十六年命治狱江西。明年造番舟。自蜀召还,以老疾免朝参,有奏事令侍郎代。二十年七月卒于官。

  礼性刚,驭下严急,故易集事,以是亦不为人所亲。卒之日,家无余财。洪熙改元,礼部尚书吕震请予葬祭如制。弘治中,主事王宠始请立祠。诏祀之南旺湖上,以金纯、周长配。隆庆六年赠礼太子太保。

  蔺芳,夏县人。洪武中举孝廉。累迁刑部郎中。永乐中,出为吉安知府。宽厚廉洁,民甚德之。吉水民诣阙言县有银矿,遣使覆视。父老遮芳诉曰:“闻宋季尝有言此者,卒以妄得罪。今皆树艺地,安所得银矿?”芳诘告者,知其诬。狱具,同官不敢署名,芳请独任之。奏上,帝曰:“吾固知妄也。”得寝。已,坐事谪办事官,从宋礼治会通河,复为工部都水主事。

  十年,河决阳武,灌中牟、祥符、尉氏,遣芳按视。芳言:“中盐堤当暴流之冲,请加筑塞。”又言:“自中滦分导河流,使由故道北入海,诚万世利。”又言:“新筑岸埽,止用草索,不能坚久。宜编木成大囷,贯〈木舂〉其中,实以瓦石,复以木横贯〈木舂〉表,牵筑堤上,则杀水固堤之长策也。”诏悉从之。其后筑堤者遵用其法。以宋礼荐,擢工部右侍郎。亡何,行太仆卿杨砥言:“吴桥、东光、兴济、交河及天津屯田,雨水决堤伤稼。乞开德州良店东南黄河故道,以分水势。”复命芳往治之。所经郡邑,有不便民者辄疏以闻。事竣还。十五年十一月卒于官。

  芳自奉约,布衣蔬食。事母至孝。母甚贤。芳所治事,暮必告母。有不当,辄加教诫。芳受命唯谨,由是为良吏云。

  陈瑄,字彦纯,合肥人。父闻,以义兵千户归太祖,累官都指挥同知。瑄代父职。父坐事戍辽阳,瑄伏阙请代,诏并原其父子。瑄少从大将军幕,以射雁见称。屡从征南番,又征越巂,讨建昌叛番月鲁帖木儿,逾梁山,平伟德app下载官网寨,破宁番诸蛮。复征盐井,进攻卜木瓦寨。贼炽甚。瑄将伟德app下载官网,贼围之数重。瑄下马射,伤足,裹创战。自巳至酉,全师还。又从征贾哈剌,以奇兵涉打冲河,得间道,作浮梁渡军。既渡,撤梁,示士卒不返,连战破贼。又会云南兵征百夷有功,迁四川行都司都指挥同知。

  建文末,迁右军都督佥事。燕兵逼,命总舟师防江上。燕兵至浦口,瑄以舟师迎降,成祖遂渡江。既即位,封平江伯,食禄一千石,赐诰券,世袭指挥使。

  永乐元年命瑄充总兵官,总督海运,输粟四十九万余石,饷北京及辽东。遂建百万仓于直沽,城天津卫。先是,漕舟行海上,岛人畏漕卒,多闭匿。瑄招令互市,平其直,人交便之。运舟还,会倭寇沙门岛。瑄追击至金州白山岛,焚其舟殆尽。

  九年命与丰城侯李彬统浙、闽兵捕海寇。海溢堤圮,自海门至盐城凡百三十里。命瑄以四十万卒筑治之,为捍潮堤万八千余丈。明年,瑄言:“嘉定濒海地,江流冲会。海舟停泊于此,无伟德app下载官网大陵可依。请于青浦筑土山,方百丈,伟德app下载官网十余丈,立堠表识。”既成,赐名宝山,帝亲为文记之。

  宋礼既治会通河成,朝廷议罢海运,仍以瑄董漕运。议造浅船二千余艘,初运二百万石,浸至五百万石,国用以饶。时伟德app下载官网漕舟抵淮安,率陆运过坝,逾淮达清河,劳费其钜。十三年,瑄用故老言,自淮安城西管家湖,凿渠二十里,为清江浦,导湖水入淮,筑四闸以时宣泄。又缘湖十里筑堤引舟,由是漕舟直达于河,伟德app下载官网费不訾。其后复浚徐州至济宁河。又以吕梁洪险恶,于西别凿一渠,置二闸,蓄水通漕。又筑沛县刁阳湖、济宁南旺湖长堤,伟德app下载官网州白塔河通伟德app下载官网。又筑高邮湖堤,于堤内凿渠四十里,避风涛之险。又自淮至临清,相水势置闸四十有七,作常盈仓四十区于淮上,及徐州、临清、通州皆置仓,便转输。虑漕舟胶浅,自淮至通州置舍五百六十八,舍置卒,导舟避浅。复缘河堤凿井树木,以便行人。凡所规画,精密宏远,身理漕河者三十年,举无遗策。

  仁宗即位之九月,瑄上疏陈七事。一曰南京国家根本,乞严守备。二曰推举宜核实,无循资格,选朝臣公正者分巡天下。三曰天下岁运粮饷,湖广、江西、浙江及苏、松诸府并去北京远,往复逾年,上逋公租,下妨农事。乞令转至淮、徐等处,别令官军接运至京。又快船、马船所载不过五六十石,每船官军足用,有司添差军民递送,拘集听候,至有冻馁,请革罢。四曰教职多非其人,乞考不职者黜之,选俊秀补生员,而军中子弟亦令入学。五曰军伍窜亡,乞核其老疾者,以子弟代,逃亡者追补,户绝者验除。六曰开平等处,边防要地,兵食虚乏,乞选练锐士,屯守兼务。七曰漕运官军,每岁北上,归即修船,勤苦终年。该卫所又于其隙,杂役以重困之,乞加禁绝。帝览奏曰:“瑄言皆当。”令所司速行。遂降敕奖谕,寻赐券,世袭平江伯。

  宣宗即位,命守淮安,督漕运如刮暗耡pp下载官网P滤哪暄裕骸凹媚员保猿す抵猎媪钟偃朴檬蛉耸杩#朐驴沙伞!钡勰瞵u久劳,命尚书黄福往同经理。六年,瑄言:“岁运粮用军十二万人,频年劳苦。乞于苏、松诸郡及江西、浙江、湖广别佥民丁,又于军多卫所佥军,通为二十四万人,分番迭运。又伟德app下载官网之民,运粮赴临清、淮安、徐州,往返一年,失误农业,而湖广、江西、浙江及苏、松、安庆军士,每岁以空舟赴淮安载粮。若令伟德app下载官网民拨粮与附近卫所,官军运载至京,量给耗米及道里费,则军民交便。”帝命黄福及侍郎王佐议行之。更民运为兑运,自此始也。八年十月卒于官,年六十有九。追封平江侯,赠太保,谥恭襄。

  初,瑄以浚河有德于民,民立祠清河县。正统中,命有司春秋致祭。

  孙豫,字立卿,读书修谨。正统末,福建沙县贼起,以副总兵从宁阳侯陈懋分道讨平之,进封侯。也先入犯,出镇临清,建城堡,练兵抚民,安静不扰。明年召还,父老诣阙请留。从之。景泰五年,山东饥,奉诏振恤。寻守备南京。天顺元年召还,益岁禄百石。七年卒。赠黟国公,谥庄敏。

  子锐嗣伯。成化初,分典三千营及团营。寻佩平蛮将军印,总制两广。移镇淮阳,总督漕运。建淮河口石闸及济宁分水南北二闸。筑堤疏泉,修举废坠。总漕十四年,章数十上。日本贡使买民男女数人以归,道淮安。锐留不遣,赎还其家。淮、扬饥疫,煮糜施药,多所存济。弘治六年,河决张秋,奉敕塞治。还,增禄二百石,累加太傅兼太子太傅。十三年,火筛寇大同,锐以总兵官佩将军印往援。既至,拥兵自守,为给事中御史所劾,夺禄闲住。其年卒。

  子熊嗣。正德三年出督漕运。刘瑾索金钱,熊不应,衔之。坐事,逮下诏狱,谪戍海南卫,夺诰券。熊故黩货,在淮南颇殃民。虽为瑾构陷,人无惜之者。瑾诛,赦还复爵。卒,无子。

  再从子圭嗣。以荐出镇两广。封川寇起,圭督诸将往讨,擒其魁,俘斩数千,加太子太保。复平柳庆及贺连山贼,加太保,荫一子。安南范子仪等寇钦、廉,黎岐贼寇琼厓,相犄角。圭移文安南,晓以利害,使缚子仪,而急出兵攻黎岐,败走之。论功,复荫一子,加岁禄四十石。圭能与士卒同甘苦,闻贼所在,辄擐甲先登。深箐绝壑,冲冒瘴毒,无所避,以故所向克捷。在粤且十年,歼诸小贼不可胜数。召还,掌后军府。圭妻仇氏,咸宁侯鸾女弟也。圭深嫉鸾,鸾数短圭于世宗,几得罪。鸾败,帝益重圭,命总京营兵。寇入紫荆关,圭请出战,营于卢沟,寇退而止。明年,寇复入古北口,或议列营九门为备,圭以徒示弱无益,寇亦寻退。董筑京师外城,加太子太傅。卒,赠太傅,谥武襄。

  子王谟嗣。佥书后军,出镇两广。贼张琏反,屠掠数郡。王谟会提督张臬讨平之,擒斩三万余。论功加太子太保,荫一子。万历中出镇淮安,总漕运,入掌前军府事。卒,赠少保,谥武靖。传至明亡,爵绝。

  王瑜,字廷器,山阳人。以总旗隶赵王府。永乐末,常山护卫指挥孟贤等与宦官黄俨结,谋弑帝,废太子而立赵王。其党高正者,瑜舅也,密告瑜。瑜大惊曰:“奈何为此族灭计。”垂涕谏,不听。正惧谋泄,将杀瑜,瑜遂诣阙告变。按治有验,贤等尽伏诛,而授瑜辽海卫千户。仁宗即位,擢锦衣卫指挥同知,厚赐之,并戒同官,事必白瑜乃行。瑜持大体,不为苛细,廷中称其贤。

  宣德八年进都指挥佥事,充左副总兵,代陈瑄镇淮安,董漕运,累进左军都督佥事。淮安,瑜故乡也,人以为荣。在淮数年,守瑄成法不变,有善政。民有亲在与弟讼产者。瑜曰:“讼弟不友,无亲不孝。”杖而斥之。又有负金不能偿,至翁婿兄弟相讼者。瑜曰:“奈何以财故伤恩!”即代偿,劝其敦睦。二卒盗败舟一板,有司以盗官物,坐卒死。瑜曰:“两卒之命,抵败舟一板耶?”竟得末减。岁凶,发官廪以振。然性好货,为英宗切责,而前所发不轨事有枉者。正统四年,议事入京。得疾,束两手如高悬状,号救求解而卒。

  周忱,字恂如,吉水人。永乐二年进士。选庶吉士。明年,成祖择其中二十八人,令进学文渊阁。忱自陈年少乞预。帝嘉其有志,许之。寻擢刑部主事,进员外郎。

  忱有经世才,浮沉郎署二十年,人无知者,独夏原吉奇之。洪熙改元,稍迁越府长史。宣德初,有荐为郡守者。原吉曰:“此常调也,安足尽周君?”五年九月,帝以天下财赋多不理,而伟德app下载官网为甚,苏州一郡,积逋至八百万石,思得才力重臣往厘之。乃用大学士杨荣荐,迁忱工部右侍郎,巡抚伟德app下载官网诸府,总督税粮。

  始至,召父老问逋税刮暗耡pp下载官网=匝院阑Р豢霞雍模⒄髦该瘢衿短油觯岸钜嫒薄3滥舜次矫追ǎ畛龊谋鼐S智腚饭げ堪涮轮钕刈际剑锪赋ぶ笕胄〕稣摺>衫赋ふ比耍云咴赂澳暇┗Р苛炜焙稀<缺希搓逅筒俊M醋史眩钥屏渤渲3乐股枵备饕蝗耍犯傲臁F拢兴纠嗍丈现俊C翊蟊恪3兰钕厥樟肝尥啪郑赋ぜ醇抑唬骸按酥洛椭梢病!彼炝钪钕赜谒沃枚冢谏枇竿贰⒍诨Ц饕蝗耍跋绞铡薄V亮咄蚴陨希剂⒘赋ひ蝗俗苤白苁铡薄C癯痔岸冢傥嗄桑赋さ钇诨岫选V貌υ恕⒏僭硕尽2υ思侵Рζ鹪酥ぜ扑司┦Α⑼ㄖ葜畈趾模源味ㄖА8僭颂涮钭持罘眩橐猿ブVРο塾啵嬷诓郑弧坝嗝住薄4文暧喽嘣蚣恿鳎执文昙游逭鳌

  初,太祖平吴,尽籍其功臣子弟庄田入官,后恶富民豪并,坐罪没入田产,皆谓之官田。按其家租籍征之,故苏赋比他府独重。官民田租共二百七十七万石,而官田之租乃至二百六十二万石,民不能堪。

  时宣宗屡下诏减官田租,忱乃与知府况锺曲算累月,减至七十二万余石,他府以次减,民始少苏。七年,伟德app下载官网大稔,诏令诸府县以官钞平籴备振贷,苏州遂得米二十九万石。故时公侯禄米、军官月俸皆支于南户部。苏、松民转输南京者,石加费六斗。忱奏令就各府支给,与船价米一斗,所余五斗,通计米四十万石有奇,并官钞所籴,共得米七十万余石,遂置仓贮之,名曰“济农”。振贷之外,岁有余羡。凡纲运、风漂、盗夺者,皆借给于此,秋成,抵数还官。其修圩、筑岸、开河、浚湖所支口粮,不责偿。耕者借贷,必验中下事力及田多寡给之,秋与粮并赋,凶岁再振。其奸顽不偿者,后不复给。定为条约以闻。帝嘉奖之。终忱在任,伟德app下载官网数大郡,小民不知凶荒,两税未尝逋负,忱之力也。

  时漕运,军民相半。军船给之官,民则僦舟,加以杂耗,率三石致一石,往复经年失农业。忱与平江伯陈瑄议,民运至淮安或瓜洲水次交兑,漕军运抵通州。淮安石加五斗,瓜洲又益五升。其附近并南京军未过江者,即仓交兑,加与过江米二斗。衬垫芦席,与折米五合。兑军或后期阻风,则令州县支赢米。设廒于瓜洲水次,迁米贮之,量支余米给守者。由是漕费大伟德app下载官网。

  民间马草岁运两京,劳费不訾。忱请每束折银三分,南京则轻赍即地买纳。京师百官月俸,皆持俸帖赴领南京。米贱时,俸贴七八石,仅易银一两。忱请检重额官田、极贫下户两税,准折纳伟德app下载官网银,每两当米四石,解京兑俸,民出甚少,而官俸常足。嘉定、昆山诸县岁纳布,疋重三斤抵粮一石。比解,以缕粗见斥者十八九。忱言:“布缕细必轻,然价益高。今既贵重,势不容细。乞自今不拘轻重,务取长广如式。”从之。各郡驿马及一切供帐,旧皆领于马头。有耗损,则马头横科补买。忱令田亩出米升九合,与秋粮俱征,验马上中下直给米。

  正统初,淮、扬灾,盐课亏,敕忱巡视。奏令苏州诸府,拨余米一二万石连扬州盐场,听抵明年田租,灶户得纳盐给米。时米贵盐贱,官得积盐,民得食米,公私大济。寻敕兼理松江盐课。华亭、上海二县逋课至六十三万余引,灶丁逃亡。忱谓田赋宜养农夫,盐课宜养灶丁。因上便宜四事,命速行之。忱为节灶户运耗,得米三万二千余石。亦仿济农仓法,置赡盐仓,益补逃亡缺额。由是盐课大殖。浙江当造海船五十艘,下忱计度。忱召问都匠,言一艘须米千石。忱以成大事不宜惜费,第减二十石,奏于朝,竟得报可。以九载秩满,进左侍郎。六年命兼理湖州、嘉兴二府税粮,又命同刑科都给事中郭瑾录南京刑狱。

  忱素乐易。先是,大理卿胡为巡抚,用法严。忱一切治以简易,告讦者辄不伟德app下载官网。或面讦忱:“公不及胡公。”忱笑曰:“胡卿敕旨,在祛除民害;朝廷命我,但云安抚军民。委寄正不同耳。”既久任伟德app下载官网,与吏民相习若家人父子。每行村落,屏去驺从,与农夫饷妇相对,从容问所疾苦,为之商略处置。其驭下也,虽卑官冗吏,悉开心访纳。遇长吏有能,如况锺及松江知府赵豫、常州知府莫愚、同知赵泰辈,则推心与咨画,务尽其长,故事无不举。常诣松江相视水利,见嘉定、上海间,沿江生茂草,多淤流,乃浚其上流,使昆山、顾浦诸所水迅流驶下,壅遂尽涤。暇时以匹马往来江上,见者不知其为巡抚也。历宣德、正统二十年间,朝廷委任益专。两遭亲丧,皆起复视事。忱以此益发舒,见利害必言,言无不听。

  初,欲减松江官田额,依民田起科。户部郭孜暗耡pp下载官网⒑鷿踝嗥浔渎页煞ǎ胱镏谇性鹱实取3莱⒀裕骸拔怃两嫌猩惩坎癯“傥迨辏菝ⅲ骝於嗌渲小G肽济窨眩梢宰愎危嬖帧!庇盅裕骸暗ね健⒌ぱ舳靥锩蝗虢撸成形闯9躅盟爸遥涮锒嗖⒂诟皇遥苏髌渥猓挥诮叱蚨畈豢鞫陡痪N尬偬锔嘲酌滋兀敫恼髯饷住!毕けǹ伞F湟蛟只那腩么八滤∥匏恪P≌哂帽阋诵兄匏寺恰>弥聘吵湟纾嫖窆愦蟆P掭葩萆嵫!⑾认挽裟埂⑶帕旱缆罚俺缡嗡鹿郏胖谐伲殊霉停奚粤呦Аq憷粲骟计渲校嗖簧貊の暗耡pp下载官网。以故屡召人言。

  九年,给事中李素等劾忱妄意变更,专擅科敛。忱上章自诉。帝以余米既为公用,置不挝暗耡pp下载官网O仁牵槊褚缋裼映婪ǎ喑啦坏倍嗾骱拿祝刖课什挚庵髡撸酪虬涨胺ā<榷剿案村停裎匏担坛撇槐恪3滥俗喟闯缋褡铮傩星胺ㄈ绻伟德app下载官网T僖跃旁芈Р可惺椤Q耙越魅瞬坏霉倩Р浚烁墓げ浚匝哺А

  景泰元年,溧阳民彭守学复讦忱如崇礼言,户部遂请遣御史李鉴等往诸郡稽核。明年又以给事中伟德app下载官网言,召忱还朝。忱乃自陈:“臣未任事之先,诸郡税粮无岁不逋。自臣莅任,设法刬弊,节伟德app下载官网浮费,于是岁无逋租,更积赢羡。凡向之公用所须、科取诸民者,悉于余米随时支给。或振贷未还,遇赦宥免,或未估时值,低昂不一。缘奉宣宗皇帝并太上皇敕谕,许臣便宜行事,以此支用不复具闻。致守学讦奏,户部遣官追征,实臣出纳不谨,死有余罪。”礼部尚书杨宁言:“妄费罪乃在忱,今估计余值,悉征于民间,至有弃家逃窜者,乞将正统以前者免追。”诏许之,召鉴等还。既而言官犹交章劾忱,请正其罪。景帝素知忱贤,大臣亦多保持之,但令致仕。

  然当时言理财者,无出忱右。其治以爱民为本。济农仓之设也,虽与民为期约,至时多不追取。每岁征收毕,逾正月中旬,辄下檄放粮,曰:“此百姓纳与朝廷剩数,今还与百姓用之,努力种朝廷田,秋间又纳朝廷税也。”其所弛张变通,皆可为后法。诸府余米,数多至不可校,公私饶足,施及外郡。景泰初,江北大饥,都御史王竑从忱贷米三万石。忱为计至来年麦熟,以十万石畀之。

  性机警。钱谷钜万,一屈指无遗算。尝阴为册记阴晴风雨。或言某日江中遇风失米,忱言是日江中无风,其人惊服。有奸民故乱其旧案尝之。忱曰:“汝以某时就我决事,我为汝断理,敢相绐耶?”三殿重建,诏征牛胶万斤,为彩绘用。忱适赴京,言库贮牛皮,岁久朽腐,请出煎胶,俟归市皮偿库。土木之变,当国者议,欲焚通州仓,绝寇孜暗耡pp下载官网3朗室槭轮粒圆置资偻颍沙渚┚凰赈茫钭酝。蛄⒕。沃了旄鹅薪G曛ぴ炜资偻颉3兰泼骺√ざ啵钋椅治毡习臁

  忱既被劾,帝命李敏代之,敕无轻易忱法。然自是户部括所积余米为公赋,储备萧然。其后吴大饥,道殣相望,课逋如故矣。民益思忱不已,即生祠处处祀之。景泰四年十月卒。谥文襄。况锺等自有传。

  赞曰:宋礼、陈瑄治河通运道,为国家经久计,生民被泽无穷。周忱治财赋,民不扰而廪有余羡。此无他故,殚公心以体国,而才力足以济之。诚异夫造端兴事,徼一时之功,智笼巧取,为科敛之术者也。然河渠之利,世享其成,而忱之良法美意,未几而澌灭无余,民用重困。岂非成功之有迹者易以循,而用法之因人者难其继哉。虽然,见小利而乐纷更,不能不为当日之哓哓者惜也。

推荐诗词

灞上秋居(唐·马戴)

灞原风雨定,晚见雁行频。
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
空园白露滴,孤壁野僧邻。
寄卧郊扉久,何年致此身。

李白於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一首十二月初(宋·毛滂)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醉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秋风吹雁渡汾水,斜阳随客下西楼。
苑边麒麟守白骨,半夜安能保明发。
小蛮为酌流霞春,醉倚梅花满怀月。
暗香吹远月欲流,松声百尺唤清愁。
早挂铜章老槐下,短蓑独速不渔舟。

早发白帝城(唐·李白)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宫词(唐·王建)

蓬莱正殿压金鳌,红日初生碧海涛。
闲著五门遥北望,柘黄新帕御床高。

殿前传点各依班,召对西来八诏蛮。
上得青花龙尾道,侧身偷觑正伟德app下载官网。

龙烟日暖紫曈曈,宣政门当玉殿风。
五刻阁前卿相出,下帘声在半天中。

白玉窗前起草臣,樱桃初赤赐尝新。
殿头传语金阶远,只进词来谢圣人。

内人对御叠花笺,绣坐移来玉案边。
红蜡烛前呈草本,平明舁出阁门宣。

千牛仗下放朝初,玉案傍边立起居。
每日进来金凤纸,殿头无事不多书。

延英引对碧衣郎,江砚宣毫各别床。
天子下帘亲考试,宫人手里过茶汤。

未明开著九重关,金画黄龙五色幡。
直到银台排仗合,圣人三殿对西番。

少年天子重边功,亲到凌烟画阁中。
教觅勋臣写图本,长将殿里作屏风。

丹凤楼门把火开,五云金辂下天来。
阶前走马人宣尉,天子南郊一宿回。

楼前立仗看宣赦,万岁声长拜舞齐。
日照彩盘高百尺,飞仙争上取金鸡。

集贤殿里图书满,点勘头边御印同。
真迹进来依数字,别收锁在玉函中。

秘殿清斋刻漏长,紫微宫女夜焚香。
拜陵日近公卿发,卤簿分头入太常。

新调白马怕鞭声,供奉骑来绕殿行。
为报诸王侵早入,隔门催进打球名。

对御难争伟德app下载官网筹,殿前不打背身球。
内人唱好龟兹急,天子鞘回过玉楼。

新衫一样殿头黄,银带排方獭尾长。
总把玉鞭骑御马,绿鬃红额麝香香。

罗衫叶叶绣重重,金凤银鹅各一丛。
每遍舞时分两向,太平万岁字当中。

鱼藻宫中锁翠娥,先皇行处不曾过。
如今池底休铺锦,菱角鸡头积渐多。

殿前明日中和节,连夜琼林散舞衣。
传报所司分蜡烛,监开金锁放人归。

五更三点索金车,尽放宫人出看花。
仗下一时催立马,殿头先报内园家。

城东北面望云楼,半下珠帘半上钩。
骑马行人长远过,恐防天子在楼头。

射生宫女宿红妆,把得新弓各自张。
临上马时齐赐酒,男儿跪拜谢君王。

新秋白兔大于拳,红耳霜毛趁草眠。
天子不教人射杀,玉鞭遮到马蹄前。

内鹰笼脱解红绦,斗胜争飞出手高。
直上碧云还却下,一双金爪掬花毛。

竞渡船头掉采旗,两边溅水湿罗衣。
池东争向池西岸,先到先书上字归。

灯前飞入玉阶虫,未卧常闻半夜钟。
看著中元斋日到,自盘金线绣真容。

红灯睡里唤春云,云上三更直宿分。
金砌雨来行步滑,两人抬起隐花裙。

一时起立吹箫管,得宠人来满殿迎。
整顿衣裳皆著却,舞头当拍第三声。

琵琶先抹六么头,小管丁宁侧调愁。
半夜美人双唱起,一声声出凤凰楼。

春池日暖少风波,花里牵船水上歌。
遥索剑南新样锦,东宫先钓得鱼多。

十三初学擘箜篌,弟子名中被点留。
昨日教坊新进入,并房宫女与梳头。

红蛮杆拨贴胸前,移坐当头近御筵。
用力独弹金殿响,凤凰飞下四条弦。

伟德app下载官网吹雨洒旗竿,得出深宫不怕寒。
夸道自家能走马,团中横过觅人看。

粟金腰带象牙锥,散插红翎玉突枝。
旋猎一边还引马,归来鸡兔绕鞍垂。

云駮花骢各试行,一般毛色一般缨。
殿前来往重骑过,欲得君王别赐名。

每夜停灯熨御衣,银熏笼底火霏霏。
遥听帐里君王觉,上直钟声始得归。

因吃樱桃病放归,三年著破旧罗衣。
内中人识从来去,结得伟德app下载官网上贵妃。

欲迎天子看花去,下得金阶却悔行。
恐见失恩人旧院,回来忆著五弦声。

往来旧院不堪修,近敕宣徽别起楼。
闻有美人新进入,六宫未见一时愁。

自夸歌舞胜诸人,恨未承恩出内频。
连夜宫中修别院,地衣帘额一时新。

闷来无处可思量,旋下金阶旋忆床。
收得山丹红蕊粉,镜前洗却麝香黄。

蜂须蝉翅薄松松,浮动搔头似有风。
一度出时抛一遍,金条零落满函中。

合暗报来门锁了,夜深应别唤笙歌。
房房下著珠帘睡,月过金阶白露多。

御厨不食索时新,每见花开即苦春。
白日卧多娇似病,隔帘教唤女医人。

丛丛洗手绕金盆,旋拭红巾入殿门。
众里遥抛新摘子,在前收得便承恩。

御池水色春来好,处处分流白玉渠。
密奏君王知入月,唤人相伴洗裙裾。

移来女乐部头边,新赐花檀木五弦。
缏得红罗手帕子,中心细画一双蝉。

新晴草色绿温暾,山雪初消渐出浑。
今日踏青归校晚,传声留著望春门。

两楼相换珠帘额,中尉明朝设内家。
一样金盘五千面,红酥点出牡丹花。

尽送春来出内家,记巡传把一枝花。
散时各自烧红烛,相逐行归不上车。

家常爱著旧衣裳,空插红梳不作妆。
忽地下阶裙带解,非时应得见君王。

别敕教歌不出房,一声一遍奏君王。
再三博士留残拍,索向宣徽作彻章。

行中伟德app下载官网争先舞,博士傍边亦被欺。
忽觉管弦偷破拍,急翻罗袖不教知。

私缝黄帔舍钗梳,欲得金仙观里居。
近被君王知识字,收来案上检文书。

月冷江清近猎时,玉阶金瓦雪澌澌。
浴堂门外抄名入,公主家人谢面脂。

未承恩泽一家愁,乍到宫中忆外头。
求守管弦声款逐,侧商调里唱伊州。

伟德app下载官网泼火雨新休,舁尽春泥扫雪沟。
走马犊车当御路,汉阳宫主进鸡球。

风帘水阁压芙蓉,四面钩栏在水中。
避热不归金殿宿,秋河织女夜妆红。

圣人生日明朝是,私地教人属内监。
自写伟德app下载官网红榜子,前头先进凤凰衫。

避暑昭阳不掷卢,井边含水喷鸦雏。
内中数日无呼唤,拓得滕王蛱蝶图。

内宴初秋入二更,殿前灯火一天明。
中宫传旨音声散,诸院门开触处行。

玉蝉金雀三层插,翠髻高丛绿鬓虚。
舞处伟德app下载官网吹落地,归来别赐一头梳。

树叶初成鸟护窠,石榴花里笑声多。
众中遗却金钗子,拾得从他要赎么。

小殿初成粉未乾,贵妃姊妹自来看。
为逢好日先移入,续向街西索牡丹。

内人相续报花开,准拟君王便看来。
逢着五弦琴绣袋,宜春院里按歌回。

巡吹慢遍不相和,暗数看谁曲校多。
明日梨花园里见,先须逐得内家歌。

伟德app下载官网合里盛红雪,重结香罗四出花。
一一傍边书敕字,中官送与大臣家。

未明东上阁门开,排仗声从后殿来。
阿监两边相对立,遥闻索马一时回。

宫人早起笑相呼,不识阶前扫地夫。
乞与金钱争借问,外头还似此间无。

小随阿姊学吹笙,见好君王赐与名。
夜拂玉床朝把镜,伟德app下载官网殿外不教行。

日高殿里有香烟,万岁声长动九天。
妃子院中初降诞,内人争乞洗儿钱。

宫花不共外花同,正月长生一半红。
供御樱桃看守别,直无鸦鹊到园中。

殿前铺设两边楼,寒食宫人步打球。
一半走来争跪拜,上棚先谢得头筹。

太仪前日暖房来,嘱向朝阳乞药栽。
敕赐一窠红踯躅,谢恩未了奏花开。

御前新赐紫罗襦,步步金阶上软舆。
宫局总来为喜乐,院中新拜内尚书。

鹦鹉谁教转舌关,内人手里养来奸。
语多更觉承恩泽,数对君王忆陇山。

分朋闲坐赌樱桃,收却投壶玉腕劳。
各把沈香双陆子,局中斗累阿谁高。

禁寺红楼内里通,笙歌引驾夹城东。
裹头宫监堂前立,手把牙鞘竹弹弓。

伟德app下载官网院院落花堆,金锁生衣掣不开。
更筑歌台起妆殿,明朝先进画图来。

舞来汗湿罗衣彻,楼上人扶下玉梯。
归到院中重洗面,伟德app下载官网盆里泼银泥。

宿妆残粉未明天,总立昭阳花树边。
寒食内人长白打,库中先散与金钱。

众中偏得君王笑,偷把金箱笔砚开。
书破红蛮隔子上,旋推当直美人来。

教遍宫娥唱遍词,暗中头白没人知。
楼中日日歌声好,不问从初学阿谁。

青楼小妇砑裙长,总被抄名入教坊。
春设殿前多队舞,朋头各自请衣裳。

水中芹叶土中花,拾得还将避众家。
总待别人般数尽,袖中拈出郁金芽。

玉箫改调筝移柱,催换红罗绣舞筵。
未戴柘枝花帽子,两行宫监在帘前。

窗窗户户院相当,总有珠帘玳瑁床。
虽道君王不来宿,帐中长是炷牙香。

雨入珠帘满殿凉,避风新出玉盆汤。
内人恐要秋衣着,不住熏笼换好香。

金吾除夜进傩名,画袴朱衣四队行。
院院烧灯如白日,沈香火底坐吹笙。

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
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

金殿当头紫阁重,仙人掌上玉芙蓉。
太平天子朝迎日,五色云车驾六龙。

鸳鸯瓦上瞥然声,昼寝宫娥梦里惊。
元是我王金弹子,海棠花下打流莺。

忽地金舆向月陂,内人接著便相随。
却回龙武军前过,当处教开卧鸭池。

画作伟德app下载官网刻作牛,玉梭金镊采桥头。
每年宫里穿针夜,敕赐诸亲乞巧楼。

春来睡困不梳头,懒逐君王苑北游。
暂向玉花阶上坐,簸钱赢得两三筹。

步行送入长门里,不许来辞旧院花。
只恐他时身到此,乞恩求赦放还家。

缣罗不著索轻容,对面教人染退红。
衫子成来一遍出,明朝半片在园中。

弹棋玉指两参差,背局临虚斗著危。
先打角头红子落,上伟德app下载官网字半边垂。

后宫宫女无多少,尽向园中笑一团。
舞蝶落花相觅著,伟德app下载官网共语亦应难。

宛转伟德app下载官网白柄长,青荷叶子画鸳鸯。
把来不是呈新样,欲进微风到御床。

供御香方加减频,水沈山麝每回新。
内中不许相传出,已被医家写与人。

药童食后送云浆,高殿无风扇少凉。
每到日中重掠鬓,衩衣骑马绕宫廊。

墨梅(元·王冕)

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田家(唐·聂夷中)

父耕原上田,子劚山下荒。
六月禾未秀,官家已修仓。

石灰吟(明·于谦)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侠客行(唐·李白)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閤下,白首太玄经。

出塞(唐·王昌龄)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渭城曲(唐·王维)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